婚友社

 

 

關於婚友社 婚友社操作原理 婚友社和它牌比較 婚友社客戶服務 婚友社收費方式 婚友社注意事項
婚友社
 


HOME > 聯誼可找婚友社

聯誼可找婚友社

“我們的系統從開始試運營以來得到了傳統婚友社行業的很大認可,每天都有幾十家在全國各地的婚友社加盟我們,我們在系統上有點跟不上,不過我們會很快趕上去的。” 獨立開發這套系統的上海賽藍資訊科技有限公司互聯網資深從業人士胡忠文在我們的電話採訪中靜靜地描繪著這個可能顛覆網上婚友社服務的行業。“我們的理念是專業工作交給專業人士才能做的優質,我們是專業的互聯網技術公司,婚友社是專業的婚友社機構,所以給他們提供優質的互聯網技術和適合互聯網的運作機制,聯誼他們會比我們這樣的互聯網公司做得更好。“


在目前一致認定的網上婚友社服務顛覆傳統婚友社的主流觀點中,這一完全相反的論調確實是一個值得去關注的發展,到底最終的發展如何,我們侍目以待 1982年:交上五毛錢 大齡青年婚友社裏搞物件大廳裏,坐滿了男男女女。就像醫院叫號一樣,叫到名字的男女青年,害羞地在工作人員的陪同下走進會面室,進行第一次接觸。


黃子模說,20多年前廣州市青年婚友社(以下簡稱“廣青婚友社”)裏就是那樣的情形。
1982年10月底籌備、11月中旬成立的廣青婚友社,被稱作是新中國第一家婚友社。黃子模現在是婚友社辦公室主任。
“大齡青年”問題影響安定團結 1982年11月18日,廣州《羊城晚報》的頭版刊出報道,“未婚青年盼望已久的廣州市青年婚友社,今天上午在青年文化宮舉行開業典禮,當即有一批男女青年報名。” 說它被“盼望已久”,聯誼是有原因的。


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全國出現知青返城的高潮,在農村插隊的知青回到城裏已成了“老青年”。他們在農村插隊時無法解決婚姻問題,回城後年齡大了,找物件自然有困難。
那時候,“大齡青年”、“搞物件”是使用頻率特別高的辭彙,而解決大齡青年的婚姻問題幾乎是全社會的共識,會影響到全國的安定團結。
廣青婚友社執行所長吳沛玲還記得,當時有這麽一個說法,對於返城知青,上海注重安置,北京注重工作,廣州就是找物件。
在給大齡青年找物件方面,廣州市有關部門確實下了工夫。